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 > 生而行者,只有远方是唯一的答案

生而行者,只有远方是唯一的答案

时间:2019-06-11  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  

《生而行者 当代徐霞客》购书请扫二维码

《生而行者 当代徐霞客》

  拿到书之前,听说这是一本旅行者的故事合辑,以为会像“国家地理”那样,都是大山大河的美图,让成天坐在办公室里念叨“诗和远方”的人,N+1次地又想去看看那么大的世界。而读完书之后,改了主意,这些“当代徐霞客”们的远方,如果比作诗,那一定是豪放派的,没有一条路坦荡好走,没有一个人轻松上路,甚至有人付出失去双腿的代价。

  这本《生而行者:当代徐霞客》不是旅行推介手册,书中的主人公们在挑战身体与意志极限,至于为什么,可能只有远方知道。

  出发,可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。电视媒体人孙剑从2000年开始启动了不懂英文穷游百国的计划,如今(截至成书)已经完成了109个国家和地区。他的经验是,先从新马泰开始吧,走完40国,再进阶到巴基斯坦、叙利亚、乌干达等国家。

  刘穷,叫这个名字的人很有勇气。相比动辄攀登8000米以上山峰的探险家,刘穷的故事更贴近普通人的经历。她从1982年开始利用节假日游遍祖国各地,从单纯旅游到三进可可西里无人区,后来成为江苏省环保形象大使。

  行者都不是有钱人,至少走上这条路后,也就不再是有钱人。黄明曾经是一名医生和一家上市企业高管,无论哪个职业都比现在有钱。从2006年辞职开始徒步旅行,他总结:辞职13年,卖掉3套房,挂掉两位队友,摔断一根肋骨。但科学都难以解释的奇迹是,那根在行走过程中撞断的肋骨,没有经过任何治疗,回国后到医院检查,竟然自行愈合了!

  “万里漂流第一人”冯春,参加过1986年举国关注的长江漂流,之后就踏上了这条“不归路”,至今累计漂流里程超过1万公里,是世界上漂流里程最长的人之一。也因为漂流,他丢了当时在国企的科长职位。熬过最艰难的日子,冯春说:“一辈子做一件事,一定会成功。”

  然而,远方终将要离开,行者们想留下一些东西。30多年来,管祥麟实地考察记录各民族鲜活的生命状态,他的梦想是创建一座民族民间艺术博物馆。“中国民艺在40年经济飞速发展的改革浪潮中,面临着即将消亡的残酷事实。而我创建的博物馆是抢救、保护、传承和创新民艺的重要载体。”

  已经走了160国的黄明计划走完200个国家,送出10000份礼物,沿途救助100个病人,“13年前中国少了一个富人,多了一个文人,就是要行走天下,亮出中国人的新名片”。

  黄成德的目标是完成一部《中国第五条丝绸之路》。之前我们常说的有草原丝绸之路、西北丝绸之路、海上丝绸之路、南方丝绸之路。黄成德发现,从文成公主进藏开始,就有一条沿着唐蕃古道、茶马古道,经西藏与印度、尼泊尔等国交流的高原丝绸之路。

  远方那么诱人,行者们要面对的一个共同抉择是:如何知难而退,又如何知难而进。黄成德考察唐蕃古道和茶马古道多年,“上有老下有小”,每次探险前都要做足各种准备和指定应急预案,“每次远行必须平安回家是我对生命的承诺”。

  冯春说,无论进还是退,行动的关键在于准备,包括思想、意志、毅力、体能、经验、技术、物质装备,等等,“不是用生命去验证勇敢,而是用智慧去超越死亡”。

  而夏伯渝,可能是离死亡最近的那个人。26岁时第一次登珠峰,就因为把睡袋让给队友而导致双脚冻伤截肢。他没放弃,用不锈钢假肢继续攀登,几十年中遭遇了暴风雪、雪崩、地震,后来又得了癌症和血栓,他还是没放弃,最终于2018年5月14日成功登上珠峰,成为中国第一个依靠假肢登上珠峰的人。

  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,为什么要出发?夏伯渝的儿子夏登平这样理解父亲:“其他人靠成就感和热爱去登山,但我爸不是,他心里有座山,年轻时遗憾留在这里,他想去拜访它,只是为了站上去。”登顶成功返回营地,夏伯渝说:“感谢珠峰接纳了我。”

  生而行者,似乎可以把流浪、相爱、遗忘、歌唱在路上同时完成。坐在办公室的人,听着耳机里的音乐唱“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,也穿过人山人海”,如果有一天,自己真的出发了,远方会是唯一的答案。

热点图文
Copyright © 2009-2016 WIRSS All Rights Reserved.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合作:400-608-1096
关键词:聚合网 | 微聚合 | 新闻聚合网 | 中国聚合网 | 热点聚合 | 热点新闻聚合 | 聚合在线
京ICP备13010780号-3 北京网聚无限提供网络带宽